河南体彩网
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2020年05月15日130百度未收录

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图文无关

直至参加工作,我甚至还有这个习惯:一看到青枣红枣,就想到枣树,一想到枣树,就想到还有另一棵枣树。要问我为啥这么“吃枣药丸”,大概就是每每回忆读书期间,就会想到那个被鲁迅先生支配的学生时代,而那位手握鲁迅先生这个重兵的将军,就是教室门前的那位语文老师,或者是教室门前的另一个语文老师。

印象中我读小学的第一位班主任,就是一名语文老师,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女老师。可能是因为女生有着天然的母性吸引力,当时我们一帮娃子都是六七岁,面对着别的男老师都不愿意亲近,就爱和语文老师玩。那个年代的我们,不似现在的孩子们那样有压力,上学还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老师往往更像是一个大保姆,生怕这个摔了,那个跌倒了,年轻的面孔在追逐一群小孩,游戏中的辛劳与嬉闹下,洋溢着温柔与善良的光辉。如果说学校里有什么是可以吸引那时的我们来上课的话,这亲切而又可爱的语文老师怕是可以排上第一位了。

孩提的记忆如同海市蜃楼,让昔日真实发生的事件变得如水中月镜中花一般扑朔迷离,我甚至都开始不记得那位温柔的语文老师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不记得自己曾在哪个班,有怎样的一位同桌。只是现在偶尔下班的时候,拿着繁重公文包路过马路,看见下课的小学生,那一张张稚嫩天真的脸庞,和他们背后校门口站着的那位语文老师,手里拿着那沓被红笔涂得满满的作业。 夏日的微风吹起作业本,那批改的笔迹字正腔圆,抖动的树影洒下斑驳的霞光,那一瞬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的那个下午,放学钟声响起的校门口,我和小伙伴们边冲出教室边回头高声大喊:“老师再见!”

读书其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多年之后我们很大可能都不记得当时老师上课讲了什么,但往往他说的某一句不经意的话,会被我们深深铭记至今日。我初中时期的那位语文老师,大概就属于这种。

这名语文老师,是一位中年男性,大腹便便,略微矮胖的身形,偶带银丝的发型底下,脸庞大概像是阿姆斯特朗登上月球的场景,兴许还有点火星撞地球的惊喜。如果说这位老师有什么让大家集体讨厌的,一定是他那过分的纪律严明。

比如走道上跑快两步就被当做追逐打闹而罚站,说到他不认可的话被骂被罚写,甚至连不叫“老师好”都能被安上不懂礼貌的罪名……这些莫须有的惩罚后来变得越来越多,这老师也渐渐越来越不被我们认可,更别说他的课了,而他喜怒无常的性格也因此赢得我们赐给他的外号——老妖。

如果说我们什么时候对他改观的,大概是在那节课后。记得那篇课文作者是蒲松龄,内容具体写了什么不记得了,反正蒲老先生笔下不是妖魔就是鬼怪,字里行间总透露着午夜的寒光与阴森的冷风,那节课紧张的气氛也因此让我们难得的投入。大概老妖也进入了难得的状态,顺势给我们说了一个他小时候的故事:以前在农村里生活,大人忙着农活,小孩遍地撒野,老妖小时候也是皮得不行。有一次带着表弟去摘果子吃,村里也没啥讲究,漫山的野果只要摘到就是你的,因此靠近村子附近的果子基本都被摘光了,但老妖就是妖哈,嘴馋就算了,还淘,带着表弟就往山上窜。农村的山总是充满各种故事与迷信的,指不定哪棵树的背后就藏着某位大仙或山神,亦或者是狐妖与树怪,而天公总会很适时宜得不作美,老妖与表弟因贪吃而迷路的这天,黄昏偏偏来得比平时早,紧接着还夹带着些乌云与小雨,聊斋志异的气氛突然就浓烈起来了。

这时老妖说了一句我至今都忘不了的话:“当时周围都黑了,山林里还有些不知道是雾还是烟的白白的东西,小我几岁的表弟在旁边直接都吓尿了,你们以为我不怕么,我也怕哈,但怕有用么,没有,怕是救不了你的。那时我想,如果有老虎来,我就跟它打架,打不过大不了就被它吃掉;如果有鬼来,我就跟它斗,斗不过大不了就被它叼走了魂,我就这样一直念啊念,竟然就走下山了……”

老师这是教室不可以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图文无关

没想到性格古怪的老妖也有值得欣赏的一面,在那之后我都尽量以发现美的眼光看待身边人,我也渐渐明白每个人都不可能完美,但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些值得发光发亮的闪光点。

上高中之后,感觉比较明显的一点是,老师们都没有像初中小学那么得跟屁虫了,甚至在一些普通班里,面对那些着实不想学习或者只是来混日子的学生,老师是连看都不看一眼,就像陈奕迅里的一句歌词一样:若无其事,原来是最狠的报复,加之上了高中的大家,有着接近成人的年纪与还是幼稚的思想,脑子里的叛逆与愤青得到了充分的发酵,这时就往往很容易与老师起冲突的。我与高中这位语文老师就有这么一段故事。

因为高考,高中的学习逐渐变得功利与急迫,相对于理科来说,语文这种模棱两可又似是而非的考试答案,就往往是很多同学的对语文的恨点所在,对失分的不甘心慢慢转变为对语文学科甚至语文老师的厌恶。尤其是阅读理解,什么这句话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抑或是这篇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尽管课后语文老师都会给我们总结答题套路,但狂躁的我们,面对这越是套路的答题,就越不想这样套路的学习。

终于在某个习题讲解的课堂上,我把这些本该只是碎碎念的不爽公之于众,在课堂上以不屑的口吻顶撞老师。当然,顶撞一时爽,过后火葬场,我直接就被一句“滚出去”轰出教室。

可考试终究还是要来的,不听课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语文成绩直线下降,冷静过后其实我也明白老师的苦衷,毕竟为了高考成绩,很多东西不得不妥协,包括思想自由。为了成绩,我只能想办法重修师生关系。如果要问到怎样才能让老师短时间对你有好感,那非提问题不可。于是我下课总拿着试卷过去,以一种我们本来就是关系超铁而且极度谦卑的口吻问问题,语文老师当时微微一愣,继而也用一种我们本来就是关系超铁而且相当和蔼的语气回答,抬头与老师眼神触碰的瞬间,我们不禁相视一笑,人精不愧是人精,老师依然还是老师。

那些在当时与老师的爱恨情仇,那些林林总总,本以为会一直如春风化雨般伴随着我,可随着年岁一级一级的跳跃,年轮一圈一圈的扩大,那些刻在心头的记忆仿佛像手心的疤痕一样,随着长大皮肉渐渐化开。而那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语文老师,那一位位性格迥异但不忘师德的语文老师,也确实如春风化雨一般,只是不在我的身边,而是化作春泥,消融于大地。

然后在某个我看不见的地方,生根,发芽,接着,长出一棵枣树,和另一棵枣树,和千千万万棵参天的枣树。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上海体彩网 山东体彩网 江西快3| 百赢棋牌| 金博棋牌| 冠通棋牌| 博雅棋牌| 博雅棋牌| 多多棋牌| 博雅棋牌| 博雅棋牌| 博雅棋牌| 娱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