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棋牌
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梅姨案”被拐15年的少年申某找到了!

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今日(3月6日)晚上21时30分通报: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

3月5日,申某的亲生父亲申军良前往广州认亲,这次同行的还有他的妻子和弟弟。

前些天,他从广东警方处获悉,15年前被人贩子抢走的儿子申聪,已经找到了,经过DNA比对成功。

得知消息后,申军良把申聪的床搬出来,这张床三年前就买好了。这次里里外外洗刷一遍。他还备齐了各种生活用品。

迎接申聪回家,申军良等了15年。2005年,当时28岁的河南人申军良到广东增城打工,是一家电子玩具厂里最年轻的经理。那年1月,刚满1岁的大儿子申聪在家中被人贩子周容平等人抢走,经过中间人张维平和“梅姨”之手,被卖了13000元。

孩子丢失后,申军良辞掉了工作,拿出所有的积蓄,追逐与申聪有关的各种线索。最初的几年,他听说孩子被卖到珠海,就跟去珠海。他白天抱着一只塑料袋,装着寻人启事和胶水,大街小巷贴传单;晚上就靠在路边休息,睡醒了继续贴。但15年中,始终没有申聪和人贩子的踪迹。

直到2016年,抢走申聪的人贩子周容平等五人被警方抓获。经审查,2003年至2005年期间,张维平等人在广州、惠州等地先后实施数宗拐卖儿童积案。2018年12月,法院对张维平、周容平等人涉嫌拐卖儿童案一审公开宣判,张维平、周容平被判死刑。但另一名人贩子——中间人“梅姨”和孩子们的下落仍是个未知数。

寻子过程中,申军良结识了另外八个家庭,他们的儿子都被张维平偷了或卖了。去年11月,公安部、广东省公安厅刑侦部门组织广州、增城两级公安机关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对疑似对象逐一筛选摸排、调查走访,找回其中2名被拐儿童,并组织了家属认亲。

广州警方介绍,同年12月以来,广东警方应用智慧新警务技术,不断缩小和锁定被拐儿童申某的查找范围,近日警方终于在梅州找到少年申某,其在深圳务工的养父母也被带回协助调查。

目前警方已邀请心理专家对申某本人及相关人员进行心理疏导。增城警方近日将按照疫情防控相关规定,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组织认亲工作。

3月6日21时30分,广州市公安局新闻办公室通报,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这名被寻回的少年申某,名叫申聪,南都记者曾多次采访其父申军良,见证其漫漫寻子路。

“15年,我终于圆梦了!我想大家都会为我而感到高兴!我终于可以骄傲的说一句‘大家好,我是申军良,申聪的爸爸。我的儿子找到了!’”

3月6日晚间,申军良在社交平台发文,称今年春节之前,广东警方就已经告诉了他,申聪找到了,但是因为涉及拐卖儿童案件以及人贩子“梅姨”的下落问题,他一直没能见到申聪,所以也没有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大家。

申军良表示,目前其与同妻子等家人来到广州。他希望随着申聪被找到,人贩子梅姨也能尽快被找到,其他六个丢失孩子的家庭也能尽快找到孩子。

以下是南都记者2019年10月29日的采访:

2019年10月29日,2005年被拐男童申聪的父亲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梅姨”新画像引起的关注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希望,这几天,他已经收到二三十条来自各地热心人的信息,向他提供线索。“我有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心里一直想着快了,现在很多人都在帮助我们。”

申军良介绍,现如今,一家人租住在山东济南一处百平米的房子里,家里的家具大都是二手或捡来的,房东体谅申军良家的情况,多年来只收每月600左右的房租。

今年以来,为了寻找儿子申聪,申军良已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5趟。申军良表示,很焦急,等凑够费用,他将立马前往广东。

被抢

“将近15年,我大多数时间都走在找孩子的路上。”

2005年1月4日,申军良快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增城一出租屋内被抢。自此,申军良在寻子的路上一走就是将近15年。申军良曾告诉南都记者,为了寻找孩子,他不能长时间待在一个地方工作,往往工作一段时间就要继续打听孩子的消息,早先公司管理层的工作也早已辞去。

忆起孩子还在身边的日子,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当初之所以为孩子取名“申聪”,是希望儿子长大以后聪明厉害,能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孩子出生后,他便买来光碟和DVD,时常给儿子放放儿歌,“最后我发现,申聪越来越喜欢听儿歌了,坐在学步车上小屁股扭来扭曲的,节奏感非常强。”

9290df4f-bc23-40e0-9921-b3544e41ac14.jpg

实际上,就在申聪被抢走的前段时间,申军良和妻子还在为儿子精心策划着满一周岁的生日会。“那时,我还一直在想,到了孩子生日,要在哪个饭店,订多少桌,都邀请谁。”然而,孩子被抢,打碎了一家人的幸福。

“2005年1月4号那天,孩子抢走之后,我一天班都没去上过了。”辞了工作,申军良抱着大叠的寻人启示,在大街小巷里寻找孩子。偌大的城市里,孩子的方向却无迹可寻,“走在十字路口,不知道向哪走,我就用手机转方向,手机头指哪边我就往哪里找。”

申军良介绍,刚刚开始找孩子时,家庭条件还富裕,穿戴衣着都不错。可能正是因此,在某天寻子的途中,申军良遇到抢劫,身上值钱的东西都被抢走,连带着寻找孩子用的那支手机。那一刻,孩子被拐后的心碎、寻孩子的不易都让申军良无法压抑深刻的情感,“从记事起我从不轻易掉眼泪,那一次我只记得自己抱着寻人启事,蹲在马路边放声大哭。”

寻子

2008年,这已经是申军良寻找儿子的第四个年头,广州、珠海、深圳、东莞,申军良走遍了能打听到孩子消息的地方。“这么多年走下来经历的实在太多了。”申军良说,寻子的最初四年,贴了数不清的寻人启事。原本十几万元的积蓄也维持不了太久的开销,生活很快变得捉襟见肘,他只好不停的从亲朋好友处借钱。

“每天都打印寻人启事,那时候太贵了,一张一块多。”申军良回忆,直到2008年,家里已经陆续卖掉了车子、地皮和各种值钱的东西,仍然欠着亲友20多万的债款。

2008年年底,春节前夕,申军良决定回一趟河南周口老家,和家里人商量着把剩下的房子也卖了还债。踏进家门,儿子申聪的照片就撞进申军良眼中,是自己抱着孩子玩的照片。“我一看就受不了,一开始我想几天就能把孩子找回来,但我找了四年,倾尽我所有也没把孩子找回来。”

看着申聪的照片,申军良和妻子、母亲又一次失声痛哭,在那之后,申军良的父亲便把家里有关申聪的所有东西都收集起来,包括那张照片全部封在了纸箱里。

申军良表示,孩子被抢就是一个家庭失去了全部。申聪被抢的这些年来,妻子精神上也受到打击,一直非常排斥陌生人。为了寻找儿子,自己也常失眠,往往夜里两三点才能睡下。母亲刚听说申聪被抢的那一刻,连路都走不稳,一路跌跌撞撞地赶去告诉父亲,哭了一整夜。

过完2008年春节,申军良的表哥找到申军良,想为他在自己的公司里谋一份差事。申军良表示,前四年为了寻子,一直没有工作,也欠下许多外债,春节回去卖掉房子后,也没有还清欠款。为了方便找孩子,申军良决定帮表哥送货,有表哥照应,时常也能请假去广东打听消息。

2009年起,申军良便前往山东济南的表哥处工作,每年都赶往广东寻子两三趟,每次去就待上一月左右,通过各个渠道寻找申聪被拐的蛛丝马迹。之后的六年间,申军良都这样坚持寻找着,即使没有明确的方向,但还要咬牙扛着。

艰辛

寻子路上,父母的辛苦支持让申军良心中沉痛。“申聪被抢后,我忙着在外找孩子,一直以来都是父母帮着照看家庭。”申军良回忆,母亲的身体也在申聪被抢后被拖垮。今年7月,为看望摔伤的岳母,他曾回到河南周口老家。“回到住的地方之后,发现父母都不在家。”天快黑了,申军良才看到父亲拿着铁锹和锄头回家,汗水浸透父亲的衣衫,全身都湿淋淋的。“父母都已经70多岁了,三伏天是天气最热的时候,那天父亲从头到脚都被汗湿,没有一点干的地方。”申军良说,后来才知道,那时父亲是去帮忙挖沟,一天能赚60元的工钱。

“父母没享过一天福。我们都知道,他们做这么多,都是为了帮着我找孩子。”申军良想起每次父亲主动给自己的那些钱,“连着两三次回家,父亲会给我拿一千块钱,都是考虑到我长期不能回家,身上又没钱。”申军良说,“我越接这个钱越痛,越觉得沉重。我知道这些钱都是父母一分一毫攒下来的,甚至是母亲一个瓶盖、一个瓶盖给换回来的。”

弟弟和姐姐的付出也让申军良感动。申军良告诉南都记者,申聪被抢时,弟弟正在上高三,正是紧张的时候。知道侄子被抢的那天,弟弟冲进大雪里,跑出两三公里,躺在雪地里哭了一整天。之后,弟弟也从老家赶往广州,也想和哥哥一起寻找申聪。

姐姐更是在这些年里不断把家里的钱拿出来帮申军良寻子,“现在已经借了姐姐家近30万,弟弟家也借了我近9万。”申军良介绍,零零散散加起来,他至今已欠下近50多万的债务。“能借的我已经反反复复借了很多遍,就是这些亲戚朋友,已经没办法再张口借钱了。”

转折

一路艰辛,申军良终于等来了案件的转机。2016年3月,5名涉申聪被拐案的犯罪嫌疑人陆续落网。

“嫌疑人落网后,都想着申聪马上要回来了,张罗的慌里慌张。”申军良说,知道嫌疑人落网后,家里就置办起各种新物品,原先的床烂了,用砖块垫起四角,申军良就找办家具厂的表哥帮忙换了新床,烟酒都备齐,甚至连接儿子的轿车都提前借来,又做好保养。申聪的贴身衣物也事先买好,申军良说,“当时就想,找到孩子之后,要从里到外给他换好。手机也不敢动,接到电话一听不是警方的,说两句话就马上挂了,就怕警方电话打不进来。”

但被抢走的申聪却一直没有回家,停在楼下准备接申聪的小车也被归还。

2017年6月,审讯又有突破,据该案嫌疑人交代线索,一个叫“梅姨”的女子,是孩子申聪的下一手买家。同月,广州增城警方发布通报,对人贩子“梅姨”征集线索。据通报,“梅姨”真实姓名不详,讲粤语,会客家话,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区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申军良介绍,2017年,模拟画像专家曾画出第一幅嫌疑人“梅姨”的模拟画像,他还了解到,“梅姨”曾在广东河源紫金县生活过一段时间,其至少涉及9起孩子被拐案。得到消息后,申军良便赶往广东紫金县,挨家挨户的寻找“梅姨”与儿子的线索,在“梅姨”曾待过的村周围一住就是3个多月。

a6cfd670-798b-4cdf-9bbb-4ba77716d4f0.jpg

“梅姨”新画像。

“一直到2017年的年底快过春节,我才离开那条村。”申军良介绍,自从知道孩子可能被卖到紫金县,自己百分八十的时间都花在了紫金县,“我找遍了紫金县所有学校,每一个乡镇都有找过,大街小巷一点点走。”

申军良说,今年以来,他已前往广东河源紫金县5趟,都是为了寻找儿子申聪。令人稍感振奋的是,今年专家再次绘出涉案嫌疑人“梅姨”的新画像。经与曾见过“梅姨”的人们确认,新画像与“梅姨”本人的相似度很高。

希望

自今年9月起,“梅姨”新画像在网上迅速传播,多地市民纷纷向警方举报相关线索。许多人虽与申军良素不相识,但却也联系上申军良,向他提供线索。最近几天内,申军良已经收到二三十条关于见到疑似人贩子“梅姨”的人出现的消息。

申军良表示,大家的关注与帮助都让他很感恩,对寻回孩子也燃起了更大的希望。“‘梅姨’新画像开始被广泛传播时,我有好几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心里一直想着快了,现在很多人都在帮助我们。”申军良说,“我走在路上15年,现在自己完全体会到,这个案件快了,给我太大的希望了。”

申军良表示,等凑足费用,他将立马前往广东,对照“梅姨”的新画像,继续寻找“梅姨”线索,寻找孩子申聪的下落。申军良介绍,虽然还没走出去,但他每天都时刻在紧盯着手机上任何关于“梅姨”的消息。“有一个人给我‘梅姨’的消息,我都兴奋的不得了。有人告诉我,在惠州、紫金一些人流量多的地方都贴有‘梅姨’的新画像,看到这消息,我心里太激动了。”

申军良表示,2名犯罪嫌疑人已判处死刑,2名判处无期徒刑,1名判有期徒刑十年。对这样的判决结果,感到欣慰。并表示,孩子被拐对一个家庭的影响太大了,希望一定要严惩人贩子。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万豪棋牌 金博棋牌| 冠通棋牌| 博远棋牌| 博雅棋牌| 浙江11选5| 浙江11选5| 多多棋牌| 博远棋牌| 金博棋牌| 博远棋牌| 娱网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