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棋牌
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修列车集便器14年瞒家人6年 他被称铁路"时传祥"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旅客列车人员相对密集,空间相对封闭,是疫情链式传播的特殊战场。而列车车厢里的卫生间,则是一个特殊的最为关键的阵地。在这个阵地上,39岁的蒋明轶一干就是14年。蒋明轶是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沈阳车辆段沈北运用车间集便器维修工,他先后荣获全国铁路优秀共产党员、全路劳动模范、火车头奖章,被誉为铁路“时传祥”。

蒋明轶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列车上集便器的维修工作,上列车“钻厕所”,下到车底“修集便”,和列车最脏的地方打交道,是他每天工作的全部内容。这样的职业可能会被社会大众给忽视和嫌弃,但在春运过程中他们的作用至关重要。刚参加工作时,蒋明轶觉得自己的工作很丢脸,一直瞒着家里,不敢让父母知道,直到工作了6年后,蒋明轶母亲打电话给他,称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他本以为母亲会感到丢脸,但是母亲却告诉他:“儿子你是妈妈的骄傲,但我很心疼”。蒋明轶听到母亲的一番话后不禁落泪,因为他的家人一直认为他的工作很体面,现如今母亲知道了不仅不生气还称赞他,心中充满了感动。

集便维修班组4个人,每天负责7组150余辆客车200多个集便装置的检修工作。2020年春运,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给集便维修平添了几分危险。1月末,一条“新冠肺炎病毒可能通过粪便传播”的视频短片在蒋明轶班组传开了,对集便器维修工来说,无论多小心仔细防护,总绕不过与粪便的接触,大家心里都免不了有些害怕。

作为班组“老”人,蒋明轶知道,这个时候自己绝对不能打退堂鼓。一天交班会结束后,他主动发了言,“疫情越严重,我们越要坚守岗位!”蒋明轶主动向车间申请,给自己安排途经疫情严重地区列车的集便器维修任务。1月28日大年初四,蒋明轶刚完成一组列车集便器维修作业,便被对讲机紧急叫到库内,即将出库的K388次列车,有一节车厢厕所突然作用不良。凭借多年工作经验,蒋明轶迅速确认问题出在集便器蝶阀上,他蜷缩着偏胖的身子,胳膊伸进狭小的夹缝里,徒手摸索螺丝的位置。随着卸掉最后一个螺丝,集便箱内的气压把一股污水顺着蝶阀滋了出来,恶臭的粪水顺着胳膊流淌,蒋明轶顾不上脏,抓紧换上一个新的蝶阀,终于在列车出库前处理完这个故障。

回到更衣室,蒋明轶小心翼翼地脱下满是污水的衣物。“修了14年集便器,处理蝶阀故障起码上百次,第一次换蝶阀的时候,连着好几天吃不下饭,现在我都习惯了。”蒋明轶根据单位发的防疫常识手册,结合集便维修岗位的特点,自编了一套集便检修防疫顺口溜,朗朗上口且方便好记。在他的带动下,同事们渐渐放下了包袱,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疫情发生以来,蒋明轶班组集便器检修合格率始终保持100%。

疫情期间,为保证自己和家人安全,蒋明轶穿上一身“新装备”。每天工作前,他穿上厚重的防护服,由于作业空间狭窄,衣服穿太厚工作不方便,蒋明轶折中处理,在防护服里边就穿一件薄薄的衬衣。库内温度低,他就在开工前做十分钟热身运动,让身体保持温热。由于更换防护服不方便又耽误时间,为减少去厕所的次数,蒋明轶一天都不敢喝水,每天下班把衣服脱下来整个人都是虚脱的。

除了防护服,护目镜也成了蒋明轶每天工作的必需品。车厢内外温差大,干活时间一长护目镜面上全是水雾,这让蒋明轶工作难度翻倍增加,有时候任务急等不了水雾散去,他只能凭着模糊的视线和多年经验摸索着干。时间一长,眼睛又累又酸,他只好常备着眼药水,休息时候抓紧滴一滴。工作中,哪怕带上两层手套蒋明轶也不敢大意,每天工作结束,脱手套洗手这个环节,他最少要用10分钟,洗一遍不干净,就再洗一遍。“总觉得有细菌,总觉得洗不净。”

蒋明轶的妻子在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作,每天接触很多南来北往的人,他笑言,“两人都工作在疫情防控一线”。疫情发生后,蒋明轶夫妻两一商量,干脆把10岁的女儿送到奶奶家。有时实在想女儿了,就通过微信视频,和女儿说说话。下班回家,两人在一起聊得最多的,除了女儿,就是疫情防控。

像这样“平凡而伟大”的工作还有很多,他们都为国家建设作出了很大的贡献。现在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便利,这与他们的努力有着很大的关系。铁路工作者让我们安全快速回家,电力工让我们全天供电,清洁工让我们拥有一个干净整洁的生活环境,他们用自己的行动,默默传承着雷锋精神,他们既平凡又伟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万豪棋牌 多多棋牌| 金博棋牌| 江西快3| 金博棋牌| 博雅棋牌| 浙江11选5| 娱网棋牌| 博远棋牌| 金博棋牌| 安徽快3| 百赢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