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棋牌
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不戴口罩扎堆聊天、撬锁玩球……听劝!还没到“撒欢儿”的时候

北京的疫情防控当下正处于最吃劲阶段,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不容有任何松懈马虎或闪失疏漏。

然而,随着天气转暖,不少“宅”了一个多月的居民见疫情整体有所好转,便有些按捺不住,纷纷走出家门,到社区公园、运动场地休闲。

连日来,记者前往西城区北滨河公园、石景山区五芳园健身苑及朝阳区勇士营郊野公园等多处探访,发现有人在社区公园不戴口罩扎堆儿聊天、聚集玩球等,有的居民甚至与巡查员玩起了“躲猫猫”

北滨河公园——巡查员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扎堆儿

有“滨水绿廊”之称的北滨河公园同安德路小区仅一篱之隔,园内景色宜人,西部休闲区还设有百余件健身器材,向周边多家社区免费开放。建成多年来,该块占地6万余平方米的公园一直颇受居民青睐。

2月28日15时许,记者来到北滨河公园,发现南门已封闭,西南门开放,门口有保安测温。进入公园后,居民大多直奔公园西部的休闲区,在漫步机、高低杠等各式体育器材上锻炼休闲。

记者注意到,尽管公园内拉着大红条幅,提醒居民自觉佩戴口罩,园内大喇叭也一遍遍重复“佩戴好口罩,不聚集,不扎堆儿,不在公共场所逗留”,但现场仍有多名老人没戴口罩,他们有的把口罩挂在一侧耳旁,有的把口罩拉至下巴,有的干脆扯下来塞进裤兜里

在高低杠训练区域,有六七名老人正聚集聊天,都没戴口罩,不过记者发现他们正在感慨此次疫情太凶猛。15时20分许,几名佩戴“值勤”红袖标、戴口罩的巡查人员经过该处,聚拢在一起的老人赶紧戴好口罩,走散开去,各玩各的健身器材。但巡查人员一离开,他们又聚拢在了一起。

记者询问其中一名老人:“您怎么没戴口罩?”“憋得慌。”老人说。“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您觉得安全吗?”“没事儿。”老人解释道,“比如你吧,戴着口罩肯定没事。如果你咳嗽着走近我,我会赶紧戴上口罩,远离你。”

记者走出公园,来到碧波柔美的北护城河边。两岸乐声激昂,不少老人正随着音乐跳舞。河畔步道上,记者发现有老人正在下棋,周围一圈围观者中也有人没戴口罩。

2月29日,记者致电北滨河公园负责人,反映公园里人群聚集、不戴口罩等问题,该负责人回应称将加强巡查。

勇士营郊野公园——球场上锁又被多次撬开

2月29日雨雾迷蒙。17时,记者来到位于地铁13号线与北苑东路交叉口东南角的勇士营郊野公园。此公园占地约40万平方米,西门外坐落有广华居、赢秋苑、来春园等多个小区。

为防控疫情,公园南门未开放,周边居民需从西门入园。大铁栅栏门上开着一道小门,上面贴着“温馨提示”,提醒居民出入公园佩戴口罩。公园内一告示牌上也贴有“温馨提示”,要求“佩戴口罩,不要聚集接触。”

但是,这些提醒似乎并未起到太大作用。周边多名居民告诉记者,公园球类场地内常有人聚集打篮球、踢足球,“有玩的,有看的,天气好时,场内爆满,连球场的门锁都给剪断了。”

也许是天气不佳,阴雨绵绵,此时公园里分外静谧,青砖步道上间或有人慢慢跑过。不过,透过茂密的树林,球类砸地的“砰砰”声不时传来。记者循声寻找,来到位于公园中心的球场区,该处共设有两处篮球场、两处足球场,一处乒乓球场。

两个标准篮球场四周架设着高高的铁网,一个球场的铁网门上,弯曲缠绕的生锈铁丝已被剪断。尽管场内满是积水,仍有年轻人正在跳跃着、争抢着运球投篮,玩得十分投入。

篮球场对面是一处足球场,共有两道小门,都上着锁,但其中一道门的螺丝已经断裂,几名年轻人从撬开的门缝中钻进去,在球场内奔跑踢球。

“这些球场原来都上着锁,现在被他们撬开了。”附近居民陈先生告诉记者,天气好时,这些篮球场、足球场往往从下午3点到天黑都是满员,球场铁丝网上的锁被换过多次,不管是密码锁、链条锁还是挂锁,都会不断被撬开、砸开,“还有人自己带锁来锁门,这样他们自己打球时就方便开门了,还能迷惑公园管理方。”

按照球场上张挂的管理标识牌,记者拨打公园管理处的电话,但直至发稿时也未能取得联系。

五芳园健身苑——人群难疏散居委会无奈“封门”

石景山区鲁谷街道五芳园小区的东南角有一处健身场地,因场内总有大量居民聚集,有人在微博上发文举报后,该块场地被封。

2月28日16时许,记者现场看到,位于健身苑西南角、摆有12张球台的乒乓球活动场地已被铁网封闭,西南小门外还挡上了一块蓝色彩钢板。健身苑东北角的大门上着锁。

透过铁栅栏向内望,只见两个篮球场、棋牌区及健身器材区全部被封,占地约7000平方米的活动场内空空荡荡。五芳园居委会在大门口张贴通知告知社区居民:“自2月12日起五芳园健身苑暂停开放”。

谈及封闭健身场所,该社区居委会负责人表示很无奈,“聚集的人太多,很多人不戴口罩,一聚就是一二百人,还都是近距离打牌,如果出现疫情再封就晚了。”她说,因为聚集人太多,社区管理人手又不够,劝不住,也看不过来,导致多人投诉。经上级部门同意,只好采取封门的措施。该名负责人还呼吁,老人尽量不要外出,子女也应做好老人的工作,“这是确保生命安全。”

健身苑大门外有一名保安在值勤。他告诉记者,尽管大门被封,仍有人会翻过栅栏门打篮球,“有时也看不住。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人群聚集的情况远远不止上述三处公园。

距离五芳园健身苑不远有个街边花园,记者看见6名老人正坐在花架下抽烟、聊天,全都没戴口罩;在海淀区双榆树公园,10余居民正聚集打牌,旁边多名居民围观,保安劝都劝不动,每次得等居民报警,警察到场才有效。

但警察一离开,他们又聚在了一起。这些聚集人员似乎还以与巡查人员玩“躲猫猫”为乐,闪躲成功后很是得意。

专家建议:疏堵相结合巧妙防聚集

春暖花开,人们闷在家里的时间越长,对出门活动散心的愿望也越强烈,这是人之常情。可面对仍然复杂严峻的疫情,能够实现安全出门吗?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娄伟建议,社区公园可以疏堵结合,推出疫情时期的临时规范。

“一刀切”封堵并非好办法,娄伟称,有的管理者担心一旦开放社区公园,人员聚集难疏导,强硬管理又可能与居民产生矛盾冲突。其实,越有矛盾冲突的地方,越能锻炼治理者的智慧,提升基层治理能力。

社区公园、健身场地等社区公共空间责任单位,可以出台游园或活动的临时规范,“比如,要求居民在遛弯儿、休闲及锻炼时戴好口罩,和他人保持一米间隔,不聚集,不扎堆儿。规则可以细化,如果违反,则应承担相应惩罚。”

娄伟举例说,比如可建立游园信用机制。在公园入口处,安排进园居民刷身份证入园。 在园内,一旦违反了相关安全规定,第一次予以警告,再犯则扣个人信用分。 扣分对应一定的处罚措施。 后果严重者,可被禁止入园。 “相关部门可以给公园管理方适当放权,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由公园管理处按照其相关规范处理。 ”

其实,参考居民游园的各种表现还可以发现,一旦有人现场管理,公共场所的秩序也会好转。所以,街道、社区不能因为防控难,便将公共空间一锁了之。

相关部门可将一些密闭、狭窄、传染风险大的空间封闭,而将绿地、林木及有设置安全距离条件的锻炼休闲场所留给居民活动。“各个区域及不同人群的风险等级并不相同。目前这个阶段,对一些疫情较为严重的社区,必须严格执行戴口罩、保持一米距离等必要防范措施,必须堵住一切风险点。

对于没有护栏、没有大门的开放公园及社区公共空间,娄伟建议责任单位及社区居委会可以招募志愿者参与管理,“也能借机锻炼和提升社区自治能力。”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万豪棋牌 百赢棋牌| 浙江11选5| 博雅棋牌| 博雅棋牌| 娱网棋牌| 江西快3| 金博棋牌| 博雅棋牌| 博远棋牌| 浙江11选5| 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