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旅游时跟妈妈有了关系 爸叫我替他让妈快乐

2020年02月21日9660百度已收录

旅游时跟妈妈有了关系 爸叫我替他让妈快乐/图文无关

香飘四溢,蒸汽袅袅……

每天,云湖五星级酒店的后厨工人也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从清醒开始便处于忙碌的状态中,有的将食物从冰柜取出放在水池中化冰,再转载到各个主厨的炉灶前;有的将今日预备的新鲜蔬菜清洗干净,切好盛装起来,每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

整个厨房弥漫着香料、菜香、鱼肉等杂物混合的气味,更有不少挑选菜料的主厨穿梭其间。

这样熙来攘往的热闹情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今日,从不进后厨的总经理袁邵突然出现,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拍税线转向宽敞庞大的厨房大门,每一张脸庞都流露出相同的讶然……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帅气的脸庞。紧跟总经理袁邵身后的漂亮女孩对大家恭敬的点点头,大伙儿开始由缄默转为兴高采烈地嚷着,“袁总经理恭喜恭喜。”

霎时,众人都往厨房门口挤去,迎接他们心目中最崇拜小名厨──夏莜小姐。

贵为名厨世家的夏家,传到夏莜这一代变成了女子掌厨,夏莜的爷爷爸爸都是云湖最有名的顶级大厨,只可惜夏莜的爸爸膝下无子,夏爸爸只能将毕生所学传授给女儿夏莜。

得到爸爸真传的夏莜在美食界名声大起,之后,夏莜这个小名厨便成了厨师界追崇的目标。

但是,所谓树大招风,在许多觊觎者的以讹传讹之下,夏莜也成为某些厨师眼中的媒体虚构人物、大骗子。

可任何亲口尝过夏莜厨艺的人都会举起大拇指,大叫:“人间美味。”就因这四个字,夏莜的身价在业界再次提升,云湖四大五星级酒店三天前公然抢人,最后被财大气粗的袁邵夺魁,这件事情传出来之后,厨师界引发一阵轰动,每个人都在猜疑:“夏莜和袁邵是不是情侣呢?”

对于这一猜疑,快要成为夏莜姐夫的袁邵默认态度,而夏莜稳不住了,她想解释可被大姐夏然阻挠,说什么媒体就喜欢这样的神秘感,若是说开了,就不好玩了,夏莜对大姐的解释很无语,但为了大姐夏然的幸福,夏莜只好默认不宣。

“小莜,大家都在欢迎你。”下个月就要成为夏莜姐夫的袁邵,看着厨房众人挥舞双手的兴旧模样,也不禁感染了这份喜悦。

他可以想象,这些人期盼夏莜到来多久了!因为,只要夏莜出现在这个厨房里,他们的工资必定会翻上几翻。

“恩,我知道。”夏莜眯起眼,朝迎接他的厨师帮厨们点头示意,宛如女神般的笑容迷倒了在场所有的人。

夏莜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她眉宇之间有种逾越了她年龄的使人吃惊的斑斓,淡淡的柳眉分明细心的润色过,长长的眉毛忽闪忽闪的象两把小板刷,亮患上让人感觉刺目的一双标致到惊悸的大秋水,异样的灵动有神,在一身白色厨师服饰下衬托得格外靓丽清纯。

“这个厨房以后就交给你了,小莜!”袁邵笑着说。

“你就可以如愿以偿了。”夏莜斜觑了他一眼,非常明白这位准姐夫打的如意算盘,如果不是为了和大姐的那份姐妹情,夏莜说什么也不会来帮忙。

袁邵尴尬地抓抓后脑勺,“我想,这也是你大姐期待的,你也知道我家老头子是多么的固执。”袁邵的爸爸已经下达警告,如果袁邵不在这一个月内将酒店业绩提升到以前的水准,那么他下个月的婚事就取消,为了娶得美娇妻,袁邵只好把如意算盘打在小姨子身上。

“记住,就这一个月!”夏莜有种被算计地撇撇唇。对于这个准姐夫的无能经营,她除了摇头还是摇头,真不知道大姐看他哪里好,那么死心塌地的要嫁给他。

“当然,我是生意人说话算话。”袁邵知道小姨子的个性,哪敢强求更多。

再者,夏家的名厨坊也不能少了小姨子,强借小姨子一个月已经是很大的奢侈了。

“一言为定。”夏莜撇撇嘴角,无所谓地笑了笑。

话毕,夏莜走向前对厨师们恭敬的打招呼:“这个月希望大家多多照顾。”

大伙儿同声欢呼,“一定一定!”

厨房内欢声笑语,酒店前厅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旅游时跟妈妈有了关系 爸叫我替他让妈快乐/图文无关

晌午时分,云湖军区门口,一辆华丽的轿车驶近。

站在门口的人早就换装成功,在一身笔挺西装的衬托下他看起来是如此的英气逼人,一头特别有型的短发,显现出他的狂野不羁,尤其是他右胸上那枚金制的别针,更强调出他的领导身份和那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

看到行驶过来的豪车,他俊目掠过手腕上的表,眉头更加拧紧。

“营长,请上车。”勤卫兵小欧打开车门,露出纯真的大男孩笑容。

“你难道忘记任务了吗?”一上车,林辰逸皱眉问道。

“没...没有,只是营长...不是...林总,拿车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小欧迟疑了一会儿,吞吞吐吐的说着。

林辰逸眯起狭长的眼眸,沉着声又问:“是不是她说什么了?”

“她……她病了好久,云湖各大医院都看遍了,也没有治好。”小欧坦言道,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好久?多久了?”

距离任务时间还有一小时,林辰逸索性将小欧拉出驾驶座,自己驾车,小欧只好坐在副驾驶座上忧心忡忡的看着营长的侧脸。

小欧没料到营长会将车子驾驭得像要飞起来似的,吓得他赶紧系好安全带,抓住身边的座椅扶手,以防不慎。

“这一年来,她都在生病。”小欧抖着声回答。

“什么病?”林辰逸握紧方向盘的手微微颤抖着。

“一直查不出来,医学杨博士说是心病。”小欧打直身子,尽量不让自己的模样看起来太狼狙。

天!营长这是怎么了?再这么拼命加速下去,发生交通事故怎么办?

心病?!这是怎么回事?

林辰逸眯起眼不再多问,车子如风一般的驶进云湖别墅区。

一进林家别墅,他在众多家人的讶然目光下,直接迈向一楼主卧董事长袁怡的房间。

打开门扉,他便看见妈妈袁怡气若游丝地闭眼沉寐,那张脸的确比一年前削瘦了些。

“妈妈。”

他附在她耳畔轻唤,好半晌,袁怡才徐缓地睁开双眼。

“儿子,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虽说袁怡已年近五十,但仍是风韵犹存的贵妇,可是,这场病真的让她看起来老了许多。

“妈,是儿子回来了,你怎么病成这样也不通知我?”他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

至从师长爸爸在任务中牺牲后,林辰逸便是由妈妈袁怡独自将他带大,对妈妈他有一份责任,至少不能让她为他操心。

“唉,妈没有病,就是感觉无力。”她幽幽一叹。

林辰逸不解地皱起眉。

“你和你爸爸一样只顾着部队的事情,家里的事情从不过问,妈妈老了,撑不起这个庞大的家业了,儿子,你都快三十岁的人了,也该成家立业了。”她虚弱地

了几声,拧着眉说道。

“为什么我每次回来您都要逼我呢?”他离开床边,走到窗户旁将帘布一掀,让阴暗的室内温暖了一些。

“我逼你?好吧,你走吧,我累了。”袁怡闭上眼,以消极的手段来逼迫他。

林辰逸愤懑地爬了爬头发,对着妈妈略显苍老的容颜:“可以,我结婚,但结婚对象我要自己挑选。”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