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一天吃掉百万人口粮 铺天盖地的蝗虫离中国有多远

2月11日,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粮农组织)向全球预警,要求全球高度戒备正在肆虐的蝗灾,如蝗灾进一步扩大,千万人将因此面临饥荒的威胁。

有报道称,本次蝗灾始于也门,此后一部分跨海进入东非,一部分到达亚洲的巴基斯坦和印度,距中国仅一步之遥。目前,非洲、中东和南亚次大陆多个国家和地区已经进入紧急状态。

这次蝗灾到底有多严重?是如何发生的?中国会受影响吗?

文|谢芳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蝗虫漫天

早在2019年的6月,也门等地就出现了大量蝗虫,对当地农业造成严重危害。有关部门号召民众捕捉蝗虫食用,以减少蝗虫,同时弥补食物的短缺,但收效甚微。粮农组织因此发出蝗灾警告。

f03d9e99-deb6-4276-8c6c-2af3cc829848.jpg

2019年6月24日,也门萨那,当地人晾晒蝗虫以备食用。成年蝗虫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约占干重的62%。图源:新华网

蝗虫随风迁徙,一天之内最快可以移动150公里。2019年12月份左右,蝗虫在东非出现,到今年2月,包括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索马里、南苏丹、苏丹、乌干达在内的国家,都开始遭受严重的蝗虫威胁,数万公顷农田被摧毁。

对于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部分地区来说,这次的蝗虫灾害是25年未遇的。而随着蝗虫的涌入,肯尼亚则面临着70年未遇的蝗虫威胁。三国先后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

2b9f8356-ade9-4471-8785-03994d7c03bf.jpg

2020年1月12日,一名埃塞俄比亚女孩试图驱逐在农场里飞行的沙漠蝗虫。图源:朱利亚·帕拉维奇尼(Giulia Paravicini)|路透社

据肯尼亚地方当局表示,其东北部出现一个长60公里,宽40公里的蝗虫群。一般情况下,1平方公里的蝗虫群,可包含4000万到8000万只蝗虫,而每只蝗虫都可以吃下相当于自己体重的食物,一天之内可以吃掉3.5万人的口粮,所以蝗虫群所过之处,颗粒无存。

粮农组织首席蝗虫专家基思·克雷斯曼(Keith Cressman)在考察完索马里东北部后,形容蝗虫:就像“一块移动的黑黄物质相间的地毯”,每一只都以相同的方式运动,并且密集地堆积在一起,以至于看不到它们下面的地面。 

f8e61bd6-f9a1-4036-b63b-f602e95323fb.jpg

图为遮天蔽日的蝗虫。图源:本·柯蒂斯|美联社

农田被啃食干净后,紧随其后的就是饥荒。粮农组织在此前警告说,这些蝗虫的“规模空前,破坏力巨大”,可能使数百万人没有食物。而联合国最新的数据显示,估计已有2400万人面临粮食短缺问题,仅在埃塞俄比亚,就有800万人需要粮食援助。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蝗灾爆发之前,东非地区就有2000万人因战乱、周期性干旱和洪灾等原因,面临着粮食短缺的威胁。

据联合国估计,目前受灾最严重的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肯尼亚三国,蝗虫数量已达到3600亿只,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打击、控制,到6月份将会增长500倍,并覆盖至少30个国家。正如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此前强调的,非洲的蝗灾已经属于“国际层面”,需要国际捐助者们的支持。[注:屈冬玉于2019年6月23日当选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第9位总干事,成为该组织历史上首位中国籍总干事。]

蝗灾不仅对粮食作物危害极大,还可能影响航空安全。

1月底,一架埃塞俄比亚客机遇到了大群蝗虫。数量庞大的蝗虫,撞上了挡风玻璃,被吸入飞机引擎,严重影响了驾驶舱窗户的视野,最终飞机在两次尝试降落未果后,转飞到了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幸运的是,这架飞机在经过彻底的检查和清洁后,没有发现损坏。机上的乘客随后也被转运到达了目的地。

图为被蝗虫撞击后的飞机。图源:Standard Digital

除了往西飞到非洲,蝗虫向东还飞到了印度和巴基斯坦。

1月31日,巴基斯坦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其上次发生严重蝗灾是在1993年,但这次显然更糟糕,此前一些没有发现过蝗虫的地区也出现了蝗虫踪迹。总理伊姆兰·汗(Imran Khan)已经批准了一项国家行动计划,预计用73亿卢比(折合人民币约7.1亿元)的资金来克服这场危机。

2月,蝗虫开始侵袭印度拉贾斯坦和古吉拉特两邦,37万公顷农田被扫荡,造成上百亿卢比的经济损失。

目前来看,蝗虫不会攻击人或动物,也没有证据表明其携带着可能危害人类的病菌。

2

生物“炸弹”

蝗灾在人类历史上从未消停过。

中国自古就是一个蝗灾频发的国家,明成祖朱棣就颁布过《捕蝗令》,要求各地捕杀蝗虫。明代农学家徐光启曾言“惟旱极而蝗,数千里间,草木皆尽,或牛或毛,幡帜皆尽,其害尤惨过水旱”,并在著作《农政全书》里面总结了许多灭蝗的方法。新中国成立后,随着经济和科技实力的提升,蝗虫对农业影响日益降低,近几年只发生过小规模的东亚飞蝗隐患,均被很快扑灭。

放眼全球,许多国家都遭受过蝗灾的打击。

1875年,历史上最大的蝗灾染黑美国天空。当时,由数万亿只“落基山蝗虫”(Rocky Mountain Locusts)组成的蝗群长1800英里(约2900公里),宽110英里(约177公里),几乎等于美国康涅狄格州、特拉华州、缅因州、马里兰州、马萨诸塞州、新罕布什尔州、新泽西州、纽约州、宾夕法尼亚州的总面积。成千上万的农户因此失去了庄稼。庆幸的是,这种落基山蝗虫在20世纪初就灭绝了。

2004年11月,约2亿只蝗虫在吃完北非的农作物后,转战西班牙加那利群岛,该岛随即爆发了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蝗灾。

2004年11月29日,游客在加那利群岛的一个海滩穿过一群粉红色的蝗虫。图源:路透社

2010年12月,澳大利亚遭遇了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蝗害,鼠疫蝗基本蔓延全国,吞吃了维多利亚州1/4的农作物,造成的农业经济损失达20亿澳元。

其实,上文提到的东亚飞蝗和鼠疫蝗,算是比较好应对的。在所有蝗虫物种中,破坏力最强的是沙漠蝗,它的食量是鼠疫蝗的四倍,主要分布在非洲。

历史上,沙漠蝗的最大成灾面积达到2900万平方公里,殃及65个国家,约占世界陆地面积的20%,受灾人口占全世界人口的10%以上。1958年,索马里沙漠蝗群曾扩散达1000平方公里,大约有4亿只。这些蝗虫一天就吃掉8万吨粮食,相当于40万人口一年的口粮。

图为肯尼亚的农民抓住了一只沙漠蝗虫。图源:恩杰里·旺吉(Njeri Mwangi)|路透社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非洲发生的一次沙漠蝗灾,使百万公顷的农作物和草原受到毁灭性破坏,导致了严重的饥荒。人们将这次蝗灾比喻成在非洲大陆爆炸的“生物炸弹”,粮农组织花了几年时间,耗资3亿多美元,才最终控制住。

据粮农组织统计,20世纪中后期,每年因沙漠蝗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达350万-1000万美元,间接损失则是直接损失的20倍以上。

3

因何成灾

为什么蝗灾如此难扑灭?

除了非洲的经济技术水平比较落后外,主要与蝗虫的特性分不开。

全世界所记载的蝗虫有万种以上,蝗虫的一生有3个虫态,即卵、若虫和成虫。卵生活在土壤中,不能自由活动;若虫分5个龄期,也就是说要脱5次皮;成虫具有能飞翔的翅膀并能交配产卵,繁育后代。

蝗虫寿命一般在2-3个月左右,虽然寿命短,但繁殖能力惊人,卵从出生到具备繁殖能力仅需要约30天左右。在温带地区,蝗虫一般一年两代,在暖温带地区一年3代,在热带地区一年甚至能繁殖4代,一头成熟雌性蝗虫一生平均能产卵200粒以上,最多能达1000粒左右。

蝗虫的食量很大,一生大约需要食物100克左右。在它们“未成年”前,多数没有长出翅膀,被称为“跳跃者”,但这时也是它们食欲最旺盛的时候。

2020年2月4日,一个尚未长出翅膀的沙漠蝗虫被粘在了灌木丛的蜘蛛网上。图源:本·柯蒂斯(Ben Curtis)|美联社

蝗虫还有一个神奇的特性,以沙漠蝗虫为例,当它们单独存在时,颜色一般为棕色,没有攻击性,吃的也少,当它们集结起来成为一个群体时,颜色会变成粉红色或者黄色,极具攻击性,除了能长时间的飞行和食量大增外,还会杀掉掉队的成员。

不过,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全球蝗虫倡议主任阿里安·塞斯表示,不是所有种类的蝗虫都具有这种聚集性的“变异”属性。

除了极强的繁殖能力和“变异”属性,全球气候变化无常也可能是导致非洲蝗灾爆发的原因。

蝗虫是一种喜欢温暖干燥的昆虫,含水量在20%~30%的土壤最适合它们产卵。

基思·克雷斯曼认为,“反常的大量降雨使沙漠蝗虫的繁殖条件更有利,导致蝗虫数量急剧增长”。

受“厄尔尼诺”影响,2019年成为东非地区气候最潮湿的年份之一。10月至11月,包括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在内的非洲地区降雨量达到了通常水平的300%。

洪灾之后,大雨浸透了土壤,东非地区阳光照射强烈,随后来临的干燥冬天又慢慢蒸干大地,为虫卵创造了适宜的孵化环境。此外,东非地区涝完又旱,植被被破坏,蝗群成熟后,残存的植物很快被吃完,不得不另寻食物,这进一步加快了蝗灾扩散速度,最终导致蝗灾在世界范围内蔓延。

目前蝗灾发生的地区。图源:ABC新闻

4

无力反击?

难道人类就没有对付蝗虫的办法吗?

有的,那就是提前预防,把蝗灾扼杀在摇篮里。

粮农组织就发挥着预警作用。所有受蝗灾影响的国家,都会将蝗灾数据传送给粮农组织位于意大利罗马的全球沙漠蝗信息处(DLIS),信息处再将这些信息与天气、栖息地数据和卫星图像等结合进行分析,评估发展态势,及时向可能受灾的国家发出警报。

具体到国家,一般需要采取兴修水利,垦荒种植等方式,减少蝗虫的栖息地。

中国的黄河、淮河故道曾是飞蝗的主要发生区,在干旱的年份,河滩、湖滩裸露,形成飞蝗非常喜欢的产卵场所,使蝗虫越冬产卵量高,种群密度急剧上升。上世纪50-60年代,科学家们结合黄河、淮河、海河的治理,对大部分蝗区进行了改造,使蝗区面积大幅度缩小,种群密度被长期控制在了较低水平。

全球生物防治技术的研究和推广也在不断加强。

如蝗虫微孢子虫生物制剂已经实现了商品化生产,蝗虫微孢子虫是寄生于蝗虫体内的一种原生动物,对天敌无害,对环境无污染,同时具有持续控制作用,即一次施用,多年不需防治。利用蝗虫的化学信息素如东亚飞蝗的聚集信息素、产卵信息素等,来调控东亚飞蝗聚集行为的研究也取得了显著成果,不聚集,不“变异”,就能减少蝗灾的发生。

此外,有些地区还会采用牧鸡治蝗、牧鸭治蝗,或者引进蝗虫天敌的方法。这些方法对于小范围蝗灾,也有抑制作用。

比如,中国新疆的哈密地区蝗灾频发,当地自2005年起修建鸟巢,总面积已达7000立方米,每年可吸引粉红椋鸟数万只。2012年时,该地区300万亩土地受蝗虫威胁,4万多只粉红椋鸟从斯里兰卡方向赶来,加入捕蝗行列。粉红椋鸟食量惊人,一天可以吃掉120-180只蝗虫,不仅对蝗灾控制起到决定性作用,还能减少化学农药使用,保护草场,维持草原生态平衡。

图为嘴里叼满蝗虫的粉红椋鸟。图源:羊城晚报

但是,对于非洲遮天蔽日的蝗虫来说,以上方法都不奏效了。粮农组织认为,增加空中喷洒农药,是唯一的对抗方法,但对于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来说,这很难完全实现。

巴基斯坦国家粮食安全部长库罗斯·巴赫蒂亚尔(Khusro Bakhtiar)表示,本来粮食安全部有4架飞机在空中洒农药,但随后坠毁了一台,目前只有3架飞机,正在2万英亩(约为12万亩)土地上作业,他们还需要更多的飞机。

肯尼亚农业部内阁秘书彼得·穆尼亚(Peter Munya)则确认目前只有4架农药喷洒飞机,将再部署3架来喷洒约20000升液体,但他们需要更稳定的农药供应。

埃塞俄比亚目前也只有4架飞机可用于喷洒农药,治理蝗灾。

2020年1月17日,一架进行农药喷洒的飞机飞过肯尼亚桑布鲁县的一个村庄。图源:恩杰里·旺吉(Njeri Mwangi)|路透社

2020年1月14日,肯尼亚的一个村庄附近,一名男子向蝗虫喷洒有机农药。图源:巴兹·拉特纳|路透社

消灭蝗虫是一场昂贵的战斗,从2003年至2005年,全球共花费了4.5亿美元来控制非洲的沙漠蝗灾,但蝗灾依然造成25亿美元的巨大经济损失。

埃塞俄比亚锡达马地区的居民布尼·奥里萨邦(Buni Orissa)说:“情况非常糟糕,农民正在以传统方式与之抗争”。

一个肯尼亚女孩挥舞着披肩,试图让蝗虫远离自家的农作物。图源:本·柯蒂斯(Ben Curtis)|美联社

因此,粮农组织呼吁各国加大力度援助受蝗虫威胁的国家。截止到2月10日,已募得2100万美元援助资金,但与所需的7600万美元仍有较大差距。

除了资金的短缺,一些地区还面临着政治风险。以索马里为例,自1991年因粮食危机导致政权被推翻后,国内就陷入内乱,经过13年无政府状态才在2004年成立过渡政府。虽然索马里在2012年已经成立联邦政府,但统治力有限,恐怖组织“索马里青年党”和海盗活动猖獗,治理蝗灾难度极高。

可以说,非洲地区的蝗虫治理工作困难重重。

那么,本次严重的蝗灾会不会发展到中国,毕竟巴基斯坦和印度已经被“攻陷”?

有专家表示,很大部分的沙漠蝗成虫已经在巴基斯坦等国降落产卵,产卵后的蝗虫迁飞能力将会显著下降,而且受限于中国与巴、印接壤地区的地形,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

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春季发生区的蝗群迁飞方向为印度—尼泊尔—缅甸—我国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考虑到我国边境地区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阻隔,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不过,由于西藏南部和云南西部边境与尼泊尔和缅甸沙漠蝗发生区毗邻,不排除有少量蝗虫随季风迁入我国的可能,但造成危害的几率很小。

近年来,我国蝗虫监测预警和防治能力不断提升,防治技术属于世界领先水平,防蝗药械储备比较充足,国内蝗虫大面积暴发风险很低,危害可防可控。

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并安排植保专业技术人员加强边境地区的蝗虫监测,严防境外沙漠蝗迁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内外蝗虫防控应对准备。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