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

2020年02月12日1200百度已收录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图文无关

莫小云的事情过去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人再来找过白渊,日子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而白渊又重新过上了“想出现就出现,想不见就不见”的神秘生活,悠闲得叫人打心底羡慕。对于这位舍友的神出鬼没,我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

但是舍友悠闲不代表我也跟着闲了。相反,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反而忙碌到要飞起。

——因为学校马上就要开学了!大批的新生要进校园,学校里的相关部门紧锣密鼓地开始做起准备工作。

高中生开学的时间要比小学生初中生都要早,这几天便有学生陆续返校了,校园里有了这些孩子的身影,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我被确定为当高一七班和高一八班的语文老师,而白渊则是这两个班的历史老师。同时,我还获得了一个新的办公室,以及同样在这个办公室了办公的五位同事。

今天上午,我们六个老师被通知去会议室开会,在会议室里见了第一面。我也对其他五位老师有了一个大致的认识。

这五位老师分别是三男两女。两个女老师中,一位跟我差不多大,名叫严高莉,长相甜美,着装举止都还带着初出社会的稚嫩,说话做事很有活力;另一位女老师则已人到中年,名叫李唯,她外表是标准的“教导主任”的类型,戴着细框眼镜,穿着得体的女士西装,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看着严肃不好相处,实际上却是意外地亲和,说话的时候语速不紧不慢,让人觉得很舒服。

而另外三位男老师,其中一位也就比我大几岁,也同样是高一的老师,名叫高嵩,他生得高大健壮,与其说是英语老师还不如说更像是体育老师;另外两位老师一位名叫张儒,体型清瘦,外貌同名字一般儒雅,是一名高三老师;另一个则有点秃顶和啤酒肚,笑呵呵得像个弥勒佛,幽默风趣,名叫周密。

我们六个人相互做了自我介绍,教导主任跟我们布置了教学任务之后,就离开了,剩下的时间交给我们这些同事做交流。

许是第一次见面,我们三个年轻人彼此之间都不怎么热络,另外三位年纪大一些的老师大概之前都认识,聊的很是开心,时不时地也会跟我们说一句。即便是这样,我们这边的气氛也还是慢慢地冷淡了下来。

高嵩一直表现得很高傲,说话的时候字里行间总是有着一股炫耀的意味,我跟严高莉都不太跟他亲近,相比之下,严高莉跟我的交流就多了起来。

不过这个交流的中心,主要是围绕在白渊身上的。

严高莉不知从哪知道我跟白渊住在同一间寝室里,有意无意地总会跟我提一些白渊的事情,这样几次三番下来,我就明白了,这位严老师,原来是看上我舍友了啊。

人长得帅就是招女孩子喜欢啊,不像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对严高莉透露什么和白渊有关的信息。这些事她若是从白渊的口中问出来那再正常不过了,可要是从我口中说出来,岂不代表我这人多嘴多舌不可靠?严高莉似乎有些失望,慢慢地对我就不再那么热络了。

我也乐得清闲。

说句实在话,我并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好不容易捱到了会议结束,我连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这个会议室。高嵩却在我出门的时候故意挡在我面前,阴阳怪气地低声说了一句,“云老师真是好人缘啊。”

我:“.”我表示真是心累。

此次交流结束之后,我就没怎么在学校见过其他几个老师了,毕竟还没开学,我们不去办公室。我住的宿舍又实在太偏,跟他们离了十万八千里。

时光一闪而过,很快就到了开学的前两天。这天晚上,我睡着了之后,在梦中突然感觉有一道视线落在我的脸上,这种被人凝视着的感觉实在太强烈了。我最后还是被惊醒,睁开了眼睛。

结果正对上一张大脸!

吓得我差点没从床上掉下去。

安抚着几欲从胸膛中跳出来的心脏,我定睛一看,发现这张脸居然是属于白渊的,这货不知什么时候回到了宿舍里,正坐在我床边无声无息地凝视着我,一动不动得可吓人。

我忍不住往床里面缩了一点儿,结结巴巴地问他,“你,你做什么?”

他看着我不说话。

我“咕嘟”咽了口口水,正想问他是不是中邪了的时候,这家伙终于开了口,“近几日你可能会遇到麻烦,最好不要出门。”

“什么,什么麻烦?”我在心里使劲儿地鄙视自己。云峥,你能不能出息点儿,说个话结巴什么?

“我亦推算不出来,好了,该说的话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继续休息吧。”说罢,他站起身来,就这么离开了宿舍。

我呆呆地坐在床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擦,白渊你个神经病,这种情况下我还怎么睡得着?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图文无关

转眼就到了第二日,因为夜里没有休息好,我起来的时候简直是哈欠连天,一边洗漱一边想着白渊昨晚对我说过的话。

他告诉我“最好不要出门”,那么这个“门”的范围究竟是什么地方?

我总得出去吃饭,学校里又不能点外卖,如果不出宿舍门的话,我估计得饿死在宿舍里。思来想去,我将这个“门”的范围扩大到了整个学校,最终决定这几天都不出学校门了。

很好,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去食堂里吃了顿早餐出来,我就接到了学校收发室的电话,那边告诉我收发室有个我的快递,让我在十二点之前去拿。放下手机,我不禁心中纳闷儿,我这段时间没有网购,怎么会收到快递,快递又是谁寄来的?

怀着这样的疑问,我从食堂出来之后,就去了收发室,收到了一只沉甸甸的包裹。拿着包裹一看发件人的联系方式,我不由乐了——这不正是二狗的电话吗?

我立马给二狗打去了电话,问他给我寄的是什么东西,二狗在那头神秘兮兮的,还不肯告诉我包裹里里是什么东西,只让我自己回去看。

我只能抱着包裹回到了宿舍里,等拆开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包装,我发现里面是一套我心仪已久的绘画颜料。之前这个品牌的颜料在官网上发售,不是售罄就是缺货了,我始终没能够抢到,没想到二狗竟然特意为我买了这套颜料。

我心里既是高兴又是感动,碰着颜料傻乐了一会儿之后,起来去找到了自己平时用的绘画用具,又盛了一杯清水。而后安心地坐在椅子上,分别将每瓶颜料打开,一瓶一瓶地试起色来。不得不说,不愧是知名品牌制造出来的颜料,色彩非常标准不说,在使用的时候触感也非常顺滑,干了之后也不太结块,算是我目前使用过的最好用的一套颜料了。

得了好颜料,我不由有些技痒,极想背着画板,出去好好的画上一幅画。

说起来,我在还小的时候,便表现出了惊人的绘画天赋,而且对绘画十分热爱,经常受到老师的嘉奖。据奶奶说,我在绘画上的条幅,应该是遗传我那早逝的母亲。我母亲生前的时候,便非常喜欢绘画,可惜她的所有画作都在那场大火中被烧掉了,没能留下一副来。

不过如果想要学习绘画,上专门的学校,学专门的专业的话,会需要很高的费用。以奶奶的情况看,显然并不足以支撑这笔费用。我也明白这一点儿,便只把绘画当做了平时的一项爱好,只是在闲暇的时候画上一副。所以除了和我关系很好的朋友之外,知道我这个爱好的人并不多。

今日天气很好,风和日丽,出去取景作画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地点我也已经看好了,就在学校的后山中,连校门都不必出。

这座山位于学校的最后方,可以通过曲折的山路走上去。据说市为了让学生在学习之余,有个放松身心的地方,学校专门在后山上建造了许多古式的凉亭,回廊曲折,雕梁画栋。站在亭中的时候,甚至真的会产生一种穿越到了古代的感觉,凉亭只见还点缀着绿树繁花,不论是晴天还是雨天,景色都美的惊人。

打定主意后,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完,就背着画板,带着工具,从宿舍一句走到了后山上。因为学校里也有学艺术的学生,所以我这一身行头,并不怎么引人注意。

这个时候后山上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多是面容稚嫩的学生。这些孩子有的是来散步看风景的,但是大多还是来这里约会的小情侣,他们黏黏糊糊地牵着手,说着悄悄话。虽然高中并不赞同学生早恋,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样的事情,在任何一个学校里都是不能被完全禁止的。

办公室调教浪荡老师 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图文无关

我将画画的地点远在了东南方向的一个亭子,这里视野足够开阔,位置也足够高,可以将整个校园都收入眼底。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没有什么人,不大可能发生突然有人出来干扰我的事情。

找了个合适的地方支好画板,我将要用到的工具一一准备好,然后坐在石凳上,提笔在纸上描绘起来。

——远处的长天,流云,面积广阔的校舍,近处的凉亭,花草,以及来来走走的学生……

我的心思渐渐地沉浸在了绘画之中,下笔愈发得流畅起来。

我沉迷于这种感觉之中,也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就在我完成了大部分画作,正要将最后一点儿补完的时候,却听到身后传来“笃笃笃”的,高跟鞋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声响。那声音离我越来越近,我原本并不在意,只当是哪个学生过来歇一会儿,一会儿就会离开。

可是实际情况跟我想象得却不同,那人竟然径直得来到了我的身边,坐在了我旁边的石凳上。

这距离对于两个陌生人来说未免太近了,我被扰得无法专心画下去,心中不悦,转过头来,想看看究竟是谁那么没有“眼色”。

结果却与我以为的有些出入,坐在我身边的并不是什么稚嫩的,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学生,而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出头,比我年纪还大的成熟的女性。

她的皮肤很白,长相温婉而清秀,眉毛修的很细,嘴唇偏薄,脸上没有涂抹什么化妆品,因此眼睛和嘴角旁边几条细细的皱纹便显露了出来。总体来说这种相貌并不怎么吸引人。

她穿着一袭驼色的长大衣,袖子很长,将整条胳膊都包住。虽然这样穿着我这个外人眼里看来有些热,但是现在的女人好像都挺注重防晒美白,这么穿大概是为了遮蔽阳光吧。

在我打量她的时候,女人主动和我打了招呼,“你好。”

我手上沾了颜料,不方便跟她握手,便对她点点头,“你好。”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只是看到民的画画得很好,被吸引了过来,还望您别见怪。”女人大概是南方人,说话的时候,语调软绵绵的,还挺有礼貌,说话一口一个“您”的。她这样的表现,我那些诘问的话反倒说不出口了。

她似乎真得挺喜欢我的画,同我说了一下她的来意之后,就不怎么开口了,而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我的画。她不说话,我就当她不存在,排除杂念,继续画起我的画来。

直到我把两个人影添入到画纸一隅的时候,女人才再次开了口,“先生你所画的,应该是一对恋人吧?”

我转过头,见她双眼紧盯着画上两个手牵手的小人儿,像是迫切地想要得到一个答案,只好开口道,“也不一定是恋人,也可以理解成朋友,亲人。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

我觉得我的话挺正常,这个女人却不满意,她低声呢喃道,“怎么能不是恋人啊,他们明明一直牵着手呢……”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