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同事家换着玩 同事来我家睡了我

2020年02月11日7040百度已收录

同事家换着玩 同事来我家睡了我/图文无关

办公室里,万雯很有些不自在,因为她发现周大海老是偷偷瞄她。

周大海这个人,万雯有点了解,三十一二岁,话不多,工作也算踏实,平时偶尔对接一下工作。别的嘛,哦,他老婆最近好像怀孕了……

老婆怀孕?想到这里,万雯好像明白了一点什么。

她不由地拢了拢前胸的衣襟,心下有点不屑,端起见底儿的水杯,往茶水间去了。

丰满匀称的兰宁正穿着修身长裙款款起身去洗手间,和自己打了个招呼。

瑜伽爱好者朵朵正歪头打电话,她的肩颈线条美极了,露肩短上衣突出了这一优点。

看着办公室里或青春或性感或优雅的女人,万雯忽然疑惑起来,这个周大海怎么回事?

她不否认在年龄相仿的姐妹里,她的相貌和身段都略胜一筹,显得年轻,可再显年轻,那也是一个四十五岁的女人了啊!

一个奔五的女人怎么能和二十郎当岁的年轻妹妹比?

万雯摇摇头,在杯子里泡开金银花。都说男人是世界上最专一的,他们永远喜欢十八岁的姑娘。

可这个周大海,万雯实在有点搞不明白。

第二天万雯到办公室,被几个女同事好一阵关心,“万姐,怎么了?生病了?”

万雯短袖外面套了件开衫,裙子也换成了九分裤。

“有点小感冒。”万雯笑着遮掩,起身去茶水间倒热水,刚一出办公室门,两个同事聊天的声音就飘进了耳朵里。

“……女大男小是潮流,你就比他大五岁,五岁算什么啊。姐控知道吗,就喜欢女人比自己大……”

万雯的脑海里灵光一现,好像又明白了点什么。

中午吃饭时,她状似无意地问兰宁,“听说周大海的老婆怀孕了?”

“嗯,快四个月了,上周他陪老婆产检没去会场那边,把我一个人累得半死。”兰宁嘟囔了一句,夹了一块豆腐。

“他老婆多大啊?”万雯有些漫不经心地问,筷子夹住一片时蔬,却没往嘴里送。

兰宁歪头想了想,“好像比周大海大一点吧,他上次不是说再不生他老婆就是高龄产妇了吗?周大海三十二,他老婆估计三十三、三十四。”

万雯没再说话,心下了然了些,却添了更多无奈。

连着几天,万雯都穿着长衣长袖,把能遮的地方遮了个严严实实,虽然觉得自己可笑,但只有这样做,才会让她觉得心安。

而周大海好像也察觉了什么,眼神稍微收敛了一些。可是好几次他都面露苦色,对着面前的电脑屏幕发呆。

有一次,万雯从茶水间回来,刚一推办公室的门,赶巧周大海要从里面出来,那门就撞上了万雯,把万雯杯里的热水洒了一地。周大海似乎受到惊吓,他忙不迭地道歉,又是捡水杯,又是问万雯有没有被烫伤。大概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万雯看着周大海的脸竟然在微微泛红。

万雯脑中警铃大作,忙接过水杯朝周大海匆匆点了点头就钻进了办公室。

傍晚,丈夫安宇来接她下班,见她脸上都是汗水,笑她,“早上出门的时候就说你穿厚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边说边协助万雯把开衫脱下来,“儿子都比你自理能力强。”

万雯只好推说是公司空调太冷而外面太热才出的汗。她侧着头把头发挽好,刚拉开车门,忽然看见周大海就在不远处站着,眼睛正看向自己这边,怎么看怎么有点怅然若失的味道。

她赶紧哧溜一声坐进副驾驶室,系上安全带,指挥到,“老安,开车。”

安宇一边发动汽车一边朝她眨眼,“想去吃什么?趁儿子不在家,咱们去吃顿好的。”

万雯看丈夫这副样子,心下忽然安定许多,也配合道,“好啊,谁叫儿子都不带咱们,咱们也不带他。”

两人上高中的儿子去参加同学生日会了。

同事家换着玩 同事来我家睡了我/图文无关

等绿灯时,安宇偏头看了万雯一眼,“老万,我觉得你还是穿裙子好看,上次那套……”

万雯瞪了丈夫一眼,“绿灯了,快走。”

虽然万雯并没有真正确认什么,但周大海的异常却显而易见。万雯一直试着冷处理,尽量避免和周大海接触,只希望这个比自己年轻十几岁的男人能够尽快堪破,把心思放到工作和怀孕的妻子身上来。

但事情进展并不顺利,就在万雯上完洗手间回来,刚走到办公室门口时,赫然看见周大海。他似乎正站在那儿等她,脸上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万雯不想理会,而是一手推门准备进去,周大海却把她拦了下来。

“万姐,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周大海的眼神透着坚定。

他会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说?

万雯和周大海本来就少有业务上的来往,最近更是因为万雯的刻意回避,两个人完全没有需要对接工作的地方。

万雯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脸庞,他很认真地看着万雯,呼吸有些急促,好像对什么下定了决心似的。

一个念头快速滑过万雯脑海,他不会是要跟自己袒露心迹吧?

万雯的心一下悬到嗓子眼,她忙摆手,尽量让语气显得平静,“小周,不好意思,我手头有个着急的案子,中午前得看完交给客户。如果不是什么特别着急的事……”

万雯故意停顿了一下,周大海“哦”了一声,有些踌躇,似乎有些拿不定主意。

万雯看他这样,更加认定不是工作上的事,于是趁机推开办公室的门,“小周,我先进去了。”

说完这句,她又忽地停了下来,补了句,“天气这么热,我这里有金银花,你拿点去泡水喝,降降火。对了,听说你老婆怀孕了,也可以喝的,去去热。”

说完,万雯就回办公桌前坐下了。她刚才那番话是在敲打周大海,是在提醒他,你是有老婆的人,你老婆还在怀孕呢。

万雯年轻过,知道年轻人容易冲动,特别是在一些特殊时期。调查研究不都说,老婆孕期男人的出轨几率会大大增加吗?

她发自内心地希望周大海能迷途知返,她希望他能战胜生理上的欲望,做个为家庭负责的男人。

下班时间一到,万雯换好运动鞋,今天是周四,是她规定的运动日。她没有去挤下班高峰的电梯,而是轻快地拎包拐进了安全出口,刚一推开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周大海。

万雯眉头皱起来,对周大海的感情变得复杂起来,这个人还要截她?

她本想掉头就走,可周大海已经先一步发现了她。

“万姐,你现在方便吗,我想跟你说个事……”周大海的表情稍微有些尴尬,似乎也为自己守株待兔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

万雯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了。

“小周,你要说的是私事吧?”万雯拢了拢头发,“你说。”

周大海显得有些扭捏,“万姐,其实我真有点说不出口……”

身后的安全门“吱呀”一声响了,一个女声响起,“万姐,诶,小周,你们还不走呀?”那人说完,有点好奇地看了两人一眼,但也没再说什么,从一旁的楼梯走了。

“万姐,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说吧。”周大海看着万雯,“楼下咖啡厅怎么样?”

说话间,又有几个人从两人身边走过。

万雯有些犹豫,她发自内心地不想和周大海去咖啡厅。下了班一起去喝咖啡,这哪里是斩断关系,反而是进一步啊。可就站在这里说,也很不妥,被同事听见了,那关系就不好处了。

衡量了一下,万雯点点头,“那先去楼下。”

十一层楼,走了足有十分钟。万雯一直在思考,到底要怎么拒绝周大海。

等她的运动鞋踏在一楼大厅的大理石地面上时,她决定就在这里谈,不能去咖啡厅,等周大海表达出来,她就温和而坚定地拒绝他,然后回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