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老师再来一次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2020年02月08日6630百度已收录

老师再来一次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图文无关

中原的农村还是比较注重女人的名节问题的,杨鹤反应过来,立马想到了这个问题……

眼前的女人,先甭说惹火的身材。有的女人完全就是身材蒙骗了大众,可这女人偏偏又长了一副漂亮的脸蛋。

就算是十里村的村花二妮也远远不如。

“那……那个啥,你哭个毛玩意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杨鹤说着,转了过去,皱了皱眉又道:“我不占你便宜,你可别叫,不然的话,我的声誉都让你影响了!你说你一好端端的大姑娘,为啥跑到我家来洗澡?”

杨鹤想不通,为啥老村长会让别人住进自己家,还有这个女孩的样貌,从前在村里完全没见过,肯定不是本村人!

等了半天,发现后面没有了动静,只感觉背上有着一股股凉意。

猛地一回头,杨鹤发现,慕容兰已经穿好了衣服。

紧身的背心更加显现凹凸的身材曲线,她紧紧咬着晶莹的嘴唇,盯着杨鹤,像是要吃了他一样。

长这么大,慕容兰还是第一次遇到过这么无耻的男人,偷看自己洗澡不说,竟然还给自己找了一大堆说辞,还竟然说会被影响声誉!

慕容兰越想越气愤,胸脯一起一伏,抬起一巴掌就往杨鹤脸上扇去。

“占我家洗澡,还动手打人!”杨鹤往旁边微微一闪,伸手捏住慕容兰的手腕,眼眸一缩,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占我家,还有我家的东西呢!”

越想越气,六年之后回家,杨鹤本来想在自己的家乡干出一番事业,带领着乡亲们走向富强。满怀信心,却被慕容兰给破坏完了。家里的东西虽然都不值钱,但那都是爷爷留下的唯一可以纪念的东西。

而现在却当然无存了!

“放开我,臭流氓!痞子!禽兽,禽兽不如!”慕容兰羞愤极了,眼前这个男人比他高出足足有将近20公分,帅气的脸庞上布满了黑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搜刮了肚子里二十多年积存的骂人脏话,也仅仅骂出那几个字……

被杨鹤紧紧捏着手腕,一点都动弹不了,慕容兰气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曾经作为天之娇女的她,哪里受过如此的委屈,难道当初执意来到这个小山村支教真的是错的吗?

不仅仅没有发挥自己心里的想法,还栽在这土包子流氓手里。

“我问你,你是谁,我家里的东西呢!”

女人柔弱的一面总会令男人心软,只是想起家里的东西被扔了,杨鹤全身立马就散发出一股渗人的寒气。

“早被我扔了!”慕容兰被杨鹤质问,也生出心里的倔强,看着杨鹤的眼神,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昂着头,与杨鹤对峙!

“我是来十里村支教的老师,臭流氓,你这么对我,明儿一早我一定告诉老村长!”末了,似乎慕容兰觉得自己说的不够,又加了一句。

原来是来支教的老师……

“早不说……”杨鹤没好气的松开慕容兰的手腕,瞬间没了脾气,十里村缺老师他是知道的。

在他从小上小学的时候,十里村的老师来一个走一个,没一个能呆的长久的。

慕容兰年纪轻轻,能来十里村支教,杨鹤心里瞬间对她产生了敬佩的想法。

“那啥……老师,刚才是我错了,但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放在心上!还有,这间屋子是我的,里面的东西对我很重要,能告诉我都扔到哪里了么?”

老师再来一次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图文无关

慕容兰揉了揉自己被捏疼的手腕,哼了一声道:“我私自用你屋子洗澡是我不对,毕竟你是房子的主人!但你刚才那样对我,还……还看我洗澡,我……你就想一句话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嘛!屋里的东西扔哪了我现在不想告诉你!”

说完,慕容兰拿上水盆,气愤的走了。

“脾气还挺大!”

杨鹤歪起嘴角笑了笑,慕容兰的相貌和气质都不属于这个农村,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面孔就能看出她是从富裕家庭长大的。

这样的大家闺秀竟然能来这个破地方当老师,实在需要不弱的意志力。

六年前,杨鹤考上大学,成为了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老村长高兴,集全村之力为杨鹤付了学费。

杨鹤当时心里也发誓一定要回到这个地方,带领乡亲脱贫致富,以报他们的恩情。

但是四年大学毕业后,杨鹤也没想到竟然造化弄人,他不仅仅回不来故乡,还被迫卷入了一场骇人的“战争”中,想起那件事,杨鹤心灰意冷,两年后,独自一人回来了。

想起慕容兰,杨鹤眼前一亮,现在十里村最缺的就是老师了,不然孩子们上学都是问题,自己虽然大学毕业,但是也抽不出那么多的时间来教导,所以慕容兰一定不能走。

教育是大事情!

而刚刚发生的事情,杨鹤心里想,慕容兰肯定会因为自己对十里村产生看法,弄不好明儿就会离开这里。那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想到这,杨鹤赶忙起身,找到慕容兰的住处,酝酿一番,说道:“老师,刚才的事情,我诚挚的向您道个歉,都是我的不对!”

杨鹤心想,怎么着也先诚挚道个歉,在看她杂说,自己好应付,一定不能让她离开这里了。

没想到等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学校的屋子都是带有玻璃窗的,只不过慕容兰的将玻璃窗用窗帘隔了起来。杨鹤透过窗帘隐隐看见里面有个人影待那一动不动。

想到这里,杨鹤只能硬着头皮又说:“老师,我真的真心实意向你道歉,你想骂想打都冲我来吧!”

说完,等了半天,还是没动静。

杨鹤在门口走了半天,心里也急了,张口就道:“一切都是我的错,你不能因为我放弃了那些孩子,不能离开十里村!孩子们的教育需要你!”

“唰!”

杨鹤刚说完,门突然开了。

慕容兰身上的紧身背心此刻已经换成了宽松的睡衣,但是仍然掩盖不住她像是柔柳一样的身姿。

撅着嘴,慕容兰没好气的道:“谁说我要离开这里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