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社会趣闻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 按住美妇雪臀进去

2020年02月08日740百度已收录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 按住美妇雪臀进去/图文无关

我抽出唐横刀,慢慢的挪到门前,刚想去拉门把手的时候,就感觉旁边窗户发出了光亮,紧接着一个中年女性的声音传出,

“什么人在外面啊,我告诉你们,我手里可是有枪,奉劝你们不要乱来”

听到这里,我赶忙闪到了房门的一侧,并挥手示意上官萍萍和往外帅趴下,

“您好,我和妹妹二人,还有一只狗是路过的,见天晚了,想找个地方住一夜,绝没有恶意,您别开枪”

过了好一会,屋子里再次传出声音,

“都世界末日了,我也是自身难保,你们还是走吧”

“阿姨,我们真的是没有恶意,这方圆数公里内都没有住的地方,而且天还这么冷,就麻烦您让我在这讲究一夜吧......”

“砰”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声枪响,

“我说过了,没办法收留你们,还是赶紧走吧,往前再走十公里,有一个小镇,你们去那里吧,再纠缠,别怪我不客气”

“好了好了,您别生气,我们这就走,这就走”我慢慢的退到上官萍萍和往外帅身边,

“人家既然不欢迎,咱们还是走吧”说着我便拉起了上官萍萍,然后把装备一件件的重新背到身上,殊不知此刻里面的女人也在偷偷看着我们,当看到我们确实只有两个人和一条狗的时候,“吱吖”一声房门打开了,

“等一下”听到动静,我猛的转过身,小洋楼门口此时正站着一个人,由于她是背着光站的,加上天黑,所以脸上的表情看不清楚,只见她戴着一副边框眼镜,头上一顶绒线帽,身上裹着一件绿色的军大衣,右手握着一把手枪,只不过现在枪口是朝下的,

我赶忙把上官萍萍挡在了身后,同时拔出了唐横刀,然后不安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你们不是想要在这里过夜吗?进来吧”拿枪女人说完这话后我们俱是一愣,

“怎么,不愿进来?”女人追问道,

“您刚才不是不欢迎我们吗?”我试探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没有搞清楚之前怎么可能放你们进来,毕竟现在这光景,什么人都有”

“那您现在搞清楚了?”这次说话的是上官萍萍,

“算是吧,快进来吧,外面挺冷的,浩浩,多点几根蜡烛,来客人了”说着女人便走了进去,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进去啊,那个女人身上有枪,我害怕”上官萍萍说道,

“是啊,一个女人为什么会有枪呢?”往外帅也很疑惑,

“我是个刑警,当然会有枪”没想到这女人耳朵这么好使,在屋子里面都能听到我们说话,

“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如果她要想对我们不利,刚才完全就可以直接开枪的,好了,先进去吧”说着我拉着上官萍萍的手就走了进去,

此时,屋子里比刚才亮堂了很多,显然是多了几根蜡烛的缘故,房间的装修风格像是一种极简主义,因为并没有太多的摆设,至少客厅除了一套组合沙发和一张茶几,再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甚至于一些花花草草都没有,客厅的左侧摆放着一架钢琴,右侧则是一张六人座的餐桌,所有的窗帘都是没有任何花式的纯白色,就连地面铺的都是雪白的大理石瓷砖。

“坐啊,别客气”看到我们愣在门口,女人把端着的两杯水放到茶几上然后就走过来招呼我们,此刻我才看清楚她的容貌,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的边框眼镜,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眼睛尽管带着眼睛,却依旧囧囧有神,两片红唇不薄不厚,精致的五官配着凝脂般的肌肤,跟她那中年女性的声音一点都不搭,反而更像是二十五六岁的知性少妇,另外,如果不是刚才她说自己是刑警,此时我一定会以为她是那种高冷的女知识分子。

“阿姨,谢谢您啊”我对着这位知性美妇深深的鞠了一躬,

“哎~我又这么老吗?叫姐!”

“呵呵呵,好吧,姐,谢谢”呵,看来女人都是喜欢被人叫的更年轻一些啊,

“哎~这就对了,过来坐吧”说着便拉着我们坐到了沙发上,

我们刚坐定,一个男子就走了过来,只见这男子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中等身高,长的还算是英俊,尤其是那双桃花眼甚是迷人,就算我是一个男的,也不禁多看了两眼,只是他的皮肤一点血色都没有,煞白煞白的,看着挺吓人,尽管外面穿的衣服挺多,但整体上看着特别消瘦,跟竹竿似的。

绝色高贵美妇雪臀 按住美妇雪臀进去/图文无关

“妈,饭做好了”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儿子,王浩”听着女人介绍,我赶忙站起身来,伸出了右手,

“你好,我叫上官火火,这位是我妹妹,上官萍萍”

好一会,这个叫王浩的男子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的手就这样悬空放着,看到这里,女人瞪了他一眼,

“不要意思啊,我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性格太内向,你们不要介意,好了跟我一起来吃饭吧”说完站起身来拉着我就要往餐桌边上走,

“哎呀,姐,您实在太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呢,已经够打扰您了”我赶忙推辞,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要辜负人家接一番好意吗?”上官萍萍气呼呼的站起身,径直走到餐桌边坐了下来,

“是啊,不要辜负了姐的一番好意,小妹妹说的对,无非加两双筷子的事,来吧”实在是拗不过,我也只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一脸的尴尬,

“你们先坐着哈,我去端菜”说着女人便走开了,

“哎呦~”那女人刚走开,我就感觉到大腿上传来一股旋转着的巨痛,竟不自觉得叫出了声音,低头一看,上官萍萍的手正在大力的拧着我的大腿,

“怎么了?”女人听到声响,从厨房跑了出来,

“没事姐,没事,我磕到胳膊上的麻骨了”然后假意揉着自己的手肘,

“哈哈哈,那个地方磕到是很难过的,稍等一下,饭菜马上就来”女人笑呵呵的说着便走回了厨房,

“你干嘛?”我压低声音冲着上官萍萍吼道,

“没干嘛,就是怕你花了眼,让你清醒点,哼”也不再搭理我,小嘴一撅,把头转了过去,

“你什么意思嘛?”真是莫名其妙,

“好了,菜来了,家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你们兄妹多吃点,别客气,小帅哥,要不要来点酒啊”

“他酒精过敏,不能喝酒”没等我开口说话,上官萍萍就抢先把我的嘴给堵上了,这我还能说啥,

“谢谢您姐,不过我真的不能喝酒,从小就酒精过敏”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多吃点菜”听我们这么一说,美妇也就不再强求,

“话说你们这是要去哪,外面乱哄哄的,而且到处都是死人”美妇边吃边问道,

“我们要去应天,找父母,他们常年在外跑物流,变故之前最后一次通话他们就在那里,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上,所以想过去找找”这话当然都是真的,只不过是我跟上官萍萍两人故事的综合,本想说点假话,毕竟现在这世道,人心不古,可转念一想,就算说了真话,别人也不一定都会当真话来听,这跟说假话又有什么区别,

“原来是这样,可就凭你们两个,怎么去啊,这山高水远的,况且又没有车,难道你们就靠外面那两辆自行车去吗?”美妇继续追问道,

“不这样又能如何呢?那毕竟是我们的亲人,怎么都得去找啊,只是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是死是活”说着我握住了上官萍萍的手,既是想给自己找个安慰,也是想安慰一下上官萍萍,因为至少我还知道亲人在哪里,而上官萍萍连他们在哪都不清楚,此时看她,眼睛已经红了一大圈,晶莹的泪水直在眼眶中打转。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对了,你的那只狗要不要也吃点东西,”说着美妇便弯下身子看了看趴在我身边正在啃骨头的往外帅,

“不用了姐,刚才我把自己的饭给了它一些,还给了它一些骨头,这点事您就不要操心了”

“好吧,那我就放心了,感觉怎么样,饭菜还可口吗?”

“很好,您儿子的手艺真不错,比我强太多了”别说,那小子死气沉沉的,厨艺却真没的说,

“你就别夸他了,他会骄傲的,行了,饭也吃了,磕也唠了,你们早点休息吧,不过只能委屈你们在沙发上睡了,等下我给你们拿被子”本来我还想帮着收拾一下的,可人家实在太好客,死活不让插手,我也只能作罢。

就这样,一切收拾妥当,美妇带着儿子上楼以后,我和上官萍萍也相互挨着,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江西快3 500万彩票网ww.cp2199.com 传奇私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